Latest Posts

矚目的盛會

學家集圑,這些是維也納如假包換的知識分子,住在這個走下坡的城市裡最優秀也最健康一群人。聽眾對最細微的暗示一點就通,我將會大吃一驚,一個句子尚未結束,整個大廳已為之瘋狂。演講人把他的巴里島聽眾訓練得很好,隨心所欲,别忘了這可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哪,幾乎都以學術研究為業,至少在大學教書。她還没看過呆子坐在那兒,你不妨費勁兒的找,白費工夫而已演講出現高潮時,審讀聽眾臉上的表情是她的一大娛樂,其實她並不希望錯過這次演講,但寧可讓所有的事都在音樂廳裡進行,不能,一點兒都不能錯過。偌大的音樂廳裡他的聲音雖然宏亮仍然不免漏麼,而她急切的要聽到每一個字,一個字也不想讓它溜掉,因此這次她並不想把票讓給我,出席這第三百場演講會,主要是向他,想去聽的人太多了 ,所以她下不了決心。 爵道阿斯里爾家過得並雖然他們絶口不提,但他們認為直更為重要,堅持邀請我參加,唯有如此,阿斯里爾太太才願意放棄這個各方矚目的盛會。 那天晚上另有一個重要目的,他們我,但讓我猜到了 ,當漢斯與我在大廳後方找到 我們的座位時,我悄悄的観察四周的聽眾。漢斯也和我一樣暗中観察,我們互相掩護,找的是同一個人。我忘了那位的小姐總是 一排,雖然我從未看過她的海外婚紗麽的, 卻希望她突然出現在我們這一排。没看到這位小姐實在不可思議,别人口中的她是這樣的:她會背的最長的一首英文簪疋愛倫的〈烏鴉〉,她看起來逢一隻變成西 班牙人的烏鴉。為了要凸顯我的坐立不安,己也牵籙起來,他的眼的向前望去, 審視大廳前方的人口 ,忽然站了起來,但不再趾高氣昂,反而顯得靦腆,他説-,「就是她,剛剛進來。」「哪裡?」我説,但没問他説的是誰。「第一排,最左邊,我就知道在第一隔著一段距離,看得不很靈,烏黑的見了 ,我滿意了 。我嘸下打好腹稿的 諷剌,留著待會兒再派上用場。不多久,卡爾,克勞斯駕到,掌聲如雷,我没聽過如此熱烈的掌聲,音樂會上不曾體驗過。我的眼睛還不太習慣他,不太專心,他稍微遲疑了 一下,站著,五官有點兒不正。當他站定開始室內設計時,那種不尋常振動,像烏鴉放慢速度的嗓音便襲捲了我,這個印象瞬間又消失了 ,因為聲音迅疾改變,並且不斷的變化,我們都很驚訝它居然法變化萬千。這個聲音出現之前的那股 ,讓人想起音樂會,但聽眾的期待完全不同,打從一開始以及活動之中,這沉寂直右狂風暴雨。

如饑似渴的笑聲

第一個重點,其實那只是一個暗示,但全場先笑了起來,我嚇了 一大跳、開懷、滿足又可怕的笑聲,什麽都還没説,笑聲卻已四起,就箅説出了團體服來,我也弄不懂,因為那與當地有關連,不僅涉及維也纳,而是卡爾,克勞斯與他的聽眾之間的一種親密,何況是聽眾翹首的親密感。那笑聲不是個别的,而是大驚一致,我看到左一張被大笑扭曲的臉,然而我不明白什麽讓他奠,我後面也有一樣的笑聲,每一個地方都有人哈哈大笑,這時我才注意到漢斯就坐在我旁邊,而他也以同樣的方式捧腹大笑。每次都有一大堆人如饑似渴的笑聲,不久我會意過來,這些人是來用餐的,並非在為卡爾,克勞斯慶祝。 我不知道經過這個晚上,我有没有資格説見識過他了 ,後來我聽過的幾百場演講都比這 一場好得多,也許當時我不明白,聽眾需要我,所以我感到害怕。我看不清他本人,一張顯得年輕的臉,一張靈活非常、無處可安定下來的臉,懇切又陌生,彷彿一張動物的臉,但是一個新奇、不一樣的動物,没有人認得的動物。這的氣氛因那個seo聲音而起,我頗為驚惶失措,大賽闊,但那聲音中藴藏了震動,整個大廳都接收得到。椅子和人在這場震動中都向下塌陷,要是椅子彎了起來的話,我不會覺得奇怪。座無虚席的大廳完全受到這個聲音的宰制,即便它一時無聲也餘音,只有傳説中狂野的軍隊差堪比擬。我們想像一隊狂野的軍人安頓在一個大廳裡,被帶領他們到此的人禁閉了起來,強迫他們靜坐,本能卻一再使他們忍不住騷動起來。這個畫面還不夠逼真,但我想不出别的了 ,只好不再真實的卡爾,克勞斯是什麽樣子。 中場休息時我離開了大廳,漢斯介紹那位小姐與我認識,她是整場騒動的污點證人,我 康辭其咎。她十分安靜沉著,似乎塞第一排比較奮忍耐。她霊來很稀有,一個養, 維也納絶無僅有的一個人,看到她你會聯想到波斯珍玩。她高高挑起的眉毛,又長又黑的睫毛,以優雅復緩慢的aluminum casting方式牽動,這讓我感到尷尬,我不看她的眼睛,只看睫毛,她的小嘴真讓我驚奇。

不謀而合

她没問我喜不喜歡這場演講,她説,她不希望讓我難堪。「您第一次來」,聽起來她好 像是女主人,這間大廳等於她的房子,她坐在第一排的目的就是要為聽眾傳遞制服訂做。她認識這些人,她知道誰每次都到,並且老實不的注意到我這張新面孔。我有個咸賽,是她邀請了我,所以我謝謝她的盛情招待,表示我很重視她。我的夥伴不解風情,説:「他非凡的一天」,頂了我肩膀一下。「還不一定呢」,她説,「到目前為止是一圑亂。」我不認為她在説笑,不過她的每句話都有絃外之音,她這麽説我很興,因為她説的碰巧與我的心境不謀而合。這分理解同時令我迷惑,如同她眨動中的睫毛一樣,好像有什麽重要的事情使她沉默了下來。於是我一裔意赅,説些配合此刻無關緊要的話.,「的確一圑亂。」這大概皿來有些粗魯,但她似乎不察,因為她問我.,「您是瑞士人嗎?」再也没什麽比這個更讓我食问興的了 ,法蘭克福的那三年使我對瑞士的熱情加温到的程度,我知道她的母親是猶大裔西班牙人,叫做卡德儂,與她第三任丈夫,一 位上了年紀名喚阿斯的男人,生活在一起,她應該是從我的名字認出來我也是猶太人吧。為什麽她問起我最樂帝聽到的cad問題昵?我没跟任何人説過那次分離的舊創,小 心翼翼的保護自己,不要在阿斯里爾家人面前洩露我的弱點,這個弱點把我目空一切的嘲諷變成了固執,或者是因為卡爾,克勞斯,他們十分自豪於自己的維也納風格。這麼一來,這位漂亮的小姐就不那兒獲悉我的素,直接發出的第一個問題了我的心坎, 我深深感動,程度遠超過這場演講,關於演講她説得很對目前對我而一一是一圑亂。 我説–「可惜不是」,我的意思是可惜我不是瑞士人,這句話把我交到了她的,「可惜」這農兒壽了别人不知體關於我的訊息。她了解,所葛嘲笑從她的五裏了下去, 説:「我希望自己是英國人。」漢斯不改本性,哇啦哇啦説了 一長話,我只能揣摩,他 的意思是不必當蘇美島人照樣也可以熟讀莎士比亞,今天的英國人舆莎翁無甚關等。但她没怎麽聽,我也一樣,雖然我後來才知道,她通通聽進去了 。

乏盡可陳

「你應該聽一次卡爾,克勞斯的莎士比亞講座,您去過英國嗎?」「去過,小時候,我 在那兒上了兩年學,我的第一所學校。」「我常去那兒看親戚,您一定要告訴我您在英國度過的童年,過些時候請到我家坐坐!」所有的矯揉造作,她向這場演講致敬時的裝腔作勢全失了 ,她談起她欣賞且重視的東西,反駁我認為重要,但她覺得太匆忙、簡單,一點兒都不會心疼的東西。當我們回到會議桌,短短的時間内,漢斯飛快的問了我覺得她如何兩次或三次,我佯作没聽懂,然後我看出來,他現在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,為了讓他好受一點兒,我説:「那個薇颯?」但卡爾克勞斯又現身了 ,風暴於焉開始,她的名字在風暴中遁形。 佛教我不敢相信演講過後會再看到她,即使我見到了她也不表示什麽,因為此斯的話匣 子已經打開了 ,他把瑣碎的話傾倒在我身上,乏盡可陳,百分之百地夸夸其談:自嗚得意、憤怒、輕視。就好像所斯説的話都穿過我,轉向我身旁的另一個人,但那個人事實上並不存在。「當然」及「理所當然」常掛在他嘴邊,藉此加重他説話的語氣,卻句句因而被削弱,他注意到自己的語〗目毫無分量,就試著説些泛泛之論,但他的論調舆他這個人一樣疲軟無力,没有人他,誠屬不幸也。倒不是説我們視他為騙子,他杜撰虚構的本事並不大,但一個字足以説明的,他得用上五十個字,沖淡之後他想表達的也就所剩無幾了., 一個團體制服經他反覆再三又急慌慌的提出來,被問到的人簡直找不到答話的縫隙。他説「為什麼?」、「我不喜歡那個」、「誰知道」,然後把這些當成驚嘆號,穿插到他没完没了的解釋之中,也許他只想強調一下吧。 他從小就瘦,現在則顯得單薄,身上没多少肉,没實的肌肉。游泳的時候他最有自 信,所以他愛談游泳,「費隆内」的團員都很包《霜,他們去庫歇勞他好像自外於這個社團。他不屬於任何autocad團體,總是在邊緣徘徊。他的媽媽才是吸引那些小伙子的人物,為了要在辯論大賽中獨占鱉頭,她祭出所謂的待客之道,吩咐兒子退居幕後,這樣才好玩。但他專心聽,通通我差點兒要説貪婪的記在心上,真正的鬥士才離開,他就與逗留時間較長的一位家庭密友重複這個比賽,因為他認為已求得母親的同意。

時間難熬

各式各樣的爭論、型的題目都練習光了 ,以至於自動自發的生活與刺激也走了味兒。 那時候漢斯並不知道自己與人相處有些問題,這麽多年輕人到他家來,進行一場又一場 的競技阿斯里爾太太的眼他們–她從不錯過天然酵素,也不覺得時間難熬,鬥士們只要有興趣,愛留多久就留多久,但絶不會克制自己,來了又走,隨興之所至。她所認知的自由,亦即她的衷心願望,阿斯里爾太太歸功於自己不曾離開那間屋子。仰賴著精神上的富活下去的讓,咸譜的是他的媽媽,由此衍生出靈不斷的,眾人心目中「激勵」的思潮也因而永遠不曾枯竭。他也没察覺到大家並不愛邀請他,有點兒特别的地方一定有阿,由書中卡爾,克勞斯培訓,從事社會運動。 斯里爾太太的身影,然爾她把她那聰明伶俐的兒子她自以為是帶去。 四月十七日果真成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天,因為同一天、同一個地點我認識了我生命中 兩個重要的人物,都對我有關键且長久的影響。從此展開了將近一年裝模作樣的時間,我很想要再看到那位烏鴉小姐,但我不希望引起别人注意。她説過歡迎我去拜訪,阿斯里爾一家子,母子兩人,不斷提起這個邀約,問我是否無意履約。我没有正面作答,甚至顯得兒索然無味,他們就猜是因為我害羞的緣故,為了幫我打氣,他們願意作陪,他們常去她家,最近也要去一次,乾脆就帶我去吧。就是這個讓我打退堂鼓,光是想到漢斯喋喋不休,雖然我對他的,習以為常,不把回事,那兒,偏偏在她那兒,我將渾身不自在;還有想到事後愛麗絲,阿斯里爾細細的盤問,我怎麽發現辦公椅或那個,也讓我不舒坦。我不可能在他們的面前與她靈英國的種種,有阿斯里爾母子,要我談瑞士的種種,同樣辦不到。 但是,一想到這些,我又心動了起來。 愛麗絲不希望錯過這件有趣的事,每個星期六我去阿斯里爾家時,她隨時會出現,友善 但固執的問.鲁「我們什麽時候去找薇颯?」聽到他們叫她的名字,我不太開心,這名美了 ,不應該從任何人的嘴唇説出來我假裝討厭她,避免説她的團體服,把她想成普普通通的標誌.,作為我自力救濟的方法。

引經據典

愛麗絲介紹我認識了弗雷多,瓦爾丁爾,往後幾年中,他是我重要、不可多得話對象。我倆的看法幾乎南轅北轍,但從未嚴重到臭氧殺菌的程度,我那些激烈、狂風暴雨般的經歷,他既不驚駭,也不扭曲事實,只是鎮靜、輕快的一 一反駁。和我第一次 與他碰面時一樣,他剛從巴勒斯坦回來,他在那兒的集體農莊住了有半年之久,他喜歡唱猶太歌謡,會唱很多首,聲音美極了 ,唱起來十分悦耳。我們不需要特别要求他唱歌,談話時他會很自然的唱起歌來,唱歌之於他,有若引經據典。 我在這個圈子裡認識的其他男孩,自以為懂文學經典:卡爾,克勞斯之外,他們也愛談 魏寧格或叔本華,悲観或者敵視女性的話最討他們歡心,雖然他們没有敵視女性或人類,每個人都有處得來的女朋友,他們與女友以及朋友自成一個tony moly團體,參加「費隆内」,又稱費羅,在庫歇勞舉行的游泳活動,那兒的氣氛可説強勁有力、健康又人性化。辛辣、有趣、含有輕蔑意味的話語,這群年輕人視為心靈的花朵,不維妙,的説出來,會遭人唾棄,他們互表敬意的方式之一,是他們討論這種事時的認真,而這也是這個圈子的大師卡爾,克勞斯要求他們傲到的。弗雷多,瓦爾丁爾與他們保持著鬆散的關係,喜歡和他們一起去游泳,但不是卡爾,克勞斯死忠的信徒,有些事他認為没那麽嚴重,有些又比卡爾,克勞斯的看法來得嚴肅。 他的哥哥恩斯特,瓦爾丁爾,發表過一些詩,他在戰場上受了重傷因而返鄉,和弗洛 伊德的姪女結婚,而且與約瑟夫,魏黑博成了朋友,這段友誼建立在藝術的信念上。他們斯特,瓦爾丁爾寫的一首詩,格律就十分嚴謹,他以這首詩作為一本詩集的書名。弗雷多瓦爾丁爾認為自己心中的一部分自由是哥哥啟發的,因此心存咸凝,很尊敬他的哥哥。尊敬之外並没有别的,他不太以外在的辦公桌為榮,金錢與名譽對他了無意義,但絶不會看不起一位出過書、即將揚名立萬的詩人。我認識弗雷多時,魏黑博的詩集《海灣的小船》。

樸實的風釆

他帶著那朗誦了 一些,其中一或兩暮他倒背如流。他重這讓我很高興,我的家人對詩嗤之以鼻,充其量稱詩為「打油詩」。但弗雷多援引的,我前面已經説過了 ,是翻譯社,猶太歌謡。 唱歌時,他的手高高舉起,手掌 一樣向上打開,似乎應别人一樣他深感抱歉的 束西。他看起來很順服又顯得很肯定,使人聯想到雲遊四方的僧侶,但這位僧侶並不向人乞討,反而送東西給别人。他從不大聲唱歌,不識逾矩為何物,樸實的風釆把聽眾吸引了蕖,如果他知道自己唱得真不錯,就與每一位歌者一樣喜形於色,然而所有的自嗚得意都不如思考來得重要,這他可以舉出實證.,他喜愛鄉村生活,喜歡貼近土地,熱愛雙手從事的清楚、忠誠又有水準的活計。他喜歡聊自己與阿拉伯人的交情,不認為他們與猶太人有什麽異同,唯恐沾惹到因教育不同所造成的妄自尊大。他身材結實又健康,要撂倒同齡的人簡直易如反掌,但我從未見過比他更愛好和平的人,寧靜和睦到不與人爭的程度,第一名或敬陪末座對 ,奥地利抒情詩人。 他來説都一樣,不會陷人等級的囹圄之中,好像從來不知道有magnesium die casting等級這玩意兒似的。佛教隨著他進人我的生活之中,卡爾,奥依茛,諾依曼翻譯的《僧尼之歌》讓他著迷不已,他因此開始接觸佛學,許多歌曲他都朗朗上口 ,以一種節奏單調的旋律唱著,歌曲因為而顯得魅力無窮。兩個年輕男子比賽似的展開唇槍舌劍,那是一個學術討論的情境,每當遇到討論的議題費時良久,玩笑以及説服力隨之輪番上陣.,每當我們所處的情境與科學無甚關係,主要涉及説話流利、靈敏和變化多面的問題時,弗雷多就會唱起歌來,他總能心平氣和,毋須拉高嗓門,也用不著懷#^意,更不會失去理智,唱歌之於他,猶如一 口取之不盡、稍嫌單調的井。 他對佛學的掌握遠遠超過唱唱,雖然吟唱對他而innisfree目有若探囊取物,他!教教義也知之甚詳,卡爾,奧依茛,曼翻譯的帕利語教規他都瞎右,第二、三卷的經書和教 義,斷簡殘篇,指引真理的書所有這類已出版的書籍他都頗有心得,像唱歌一樣吟誦起 來,運用到談話裡,化解了我倆之間緊張的氣氛。

白天的經歷

我心中仍然充滿了在法蘭克福所經歷過的許多公眾事物,晚上去參加聚會,聆聽别人演 講,以及那些關鍵字行銷延伸至街上論,在在十分驚。形形色人,市民、工人、年輕人、老年人彼此交談,情緒激昂,誰也不讓步,每個人都自信滿滿,好像除了以反方的立場説服另一位舆他們一樣頑強的人之外,他們想不起來自己還可以做什麽。這些事都發生在晚上 ,第一位翻譯怫經的德國人。 而我並不習慣晚上還在街上行走,因此這些爭論留下的印象就變得停不下脚步,有一直發展下去的態勢,想睡著似乎不大可能,因為大家都沉湎在那個信誉中。 住在法蘭克福那幾年之中,我所擁有的最特别、發生在白天的經歷,要屬群眾了 。搬到 法蘭克福後的一年,我就在購物中心采爾観看過一場論文翻譯勞工遊行,那是一場抗議拉騰瑙被暗殺的遊行活動,我站在人行道上,我身旁一定還站著一些和我一樣看熱鬧的人,但我不記得他們了 。「老鹰工廠」牌子後行進的巨大、醒目的人們,他們併肩而行,挑釁的眼光射向四周,他們的呼喊與我心有戚戚焉,好像那關係到我個人似的。不斷有新面孔加入,他們彼此有些許之處,這舆他們的外表没有多大關連,比瞥疋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來的某個東西。 我一直感受到他們傳達出來的一股強烈的信念,轰愈強烈。我真希望成為他們的一員,我不是工人,但覺得他們的呼喊舆我有關,彷彿我就是工人。我不知道我旁邊的人是不是走在隊伍中,我看不到他們,但我也没看到誰從人行道直接加入遊行,寫著遊行隊伍屬於那一個團體的牌子大概總會攔下其中一個人吧。 對於我有意識要體驗的第一次示威活動的回憶,鮮明強烈,那是一種天然的吸引力,我 忘也忘不了 ,我希望身為其中一員,毋須多思量或斟酌,亦無讓我臨陣脱逃的任何懷疑。日後,當我順從的置身群眾之中時,我的感覺是神似物理的萬有引力。但是,這當然不能用來解釋這件奇異的事。無論之前的孤絶或之後的置身群眾之中,你都不會呆滞、没有表情,如老腐工廠是當時規模極大且有名的magnesium die casting企業,以生產缝级機與脚踏車為主。果群眾中的某一個人的意識徹頭徹尾改變的話,那將一樣深刻而且令人猜不透。我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麽,一 不開的謎題,少壯我,即農後我瞧出一些端倪,它依舊諱莫如深。

群眾經驗

自我遇見與我同年齡的人,,們説話,我很好奇,當他們談起自己的重要經歷, 卻不我説話時,我要怎麽樣才能把那些seo説出來。這些人當中最有耐心的,要數弗雷 多,瓦爾丁爾,他總耐得子,因為他具有免疫力.,我所敘述的群眾經驗,那時我是這麽 説的,倒使得他開朗了起來,但不夾雜一絲一毫的嘲弄。他很清楚那對我而二目是一種欣喜若狂的狀態,一種向上提昇的經驗,一個可以成就更多、超越自己界限的人,找到了與自己過的日子差不多的人,然後和這些人一起勾勒出更高的境界。他懷疑是否有更高的境界存在,尤其質疑欣喜若狂高亢的價值何在,他藉助於佛教見識到了生命的一無是處,混亂糾葛揮之不去。他的目的是逐漸得到救贖,涅槃,我以為這與死亡無異,雖然他援引許多有趣的論證,説明涅槃就是死亡他從佛家體悟到的生命中消棰的重點,卻是無可爭辯。 這些談話堅定了我們的立場,我們相互影響,雙方都變得縝密和謹慎。他命萊愈適合研 究佛經,並不局限於讀卡爾^奧依茛,諾依曼的翻譯,雖然那些譯文深獲他青睞。他潛心研究印度哲學,參閲英文原始資料,在薇颯的協助下翻譯公證成德文。我嘗試著進一步瞭解我説的群眾,無論如何我都應該把這椿我如此記掛的事件,謎中之謎,好好研究一番。要不是他,我大概不會這麽早就接觸印度宗教,而我對於生命輪迴中不斷被複製的死亡棰其反感,我們聊天時實在很尷尬,因為我反對他那豐富又完善的學説–^類創造的重要且有深度的學説之一–他用假名講述的個别經驗時,免不了有些貧乏。當他説起自己的事的時候,要旁徵博引許多解説、闡明、起因我就辦不到,我只想一 口氣表達我汲汲追求的唯一 一個事件的唯一解釋。我頑強的堅持令人費解,他一定覺得受到了限制,或許他甚至認為我很荒謬。 我的確頑強,如果一定要我説出我的不屈,想來應該是我被那些aluminum casting經歷擊潰了 ,我無從解釋。没有人成功的幫我澄清,我自己也做不到。最後的多瑙河之旅。訊息一九一 一四年七月,我已經在維也納大學讀了 一學期,夏天時我去保加利亞作客,我父親的霧我去蘇菲亞住,我没去我度過童年的魯斯特舒克,那兒已經没有會我去他家的親友了 。這些年中,我們家的人都搬到蘇菲亞去了 ,蘇菲亞因為是首都而顯得地位崇高,慢慢的變成一個大都會。這個假期我將不會返回我出生的城市,只是盡可能造訪眾多的親戚,這次的行程是向南邊走,行於多瑙河的旅程。

容易長頭蝨

當時爸爸的長兄布可,住在維也納,要到保加利亞去兒事,我們就一道走。旅途上一 與我小時候的回憶大相逕庭,那段還不錯的日子裡,我們待在內湖辦公室出租,媽媽每天都用一把很硬的梳子幫我們抓頭蝨.,船上髒極了 ,很容易長頭蝨。這一次不會有頭蝨了 ,我和大伯共用一間艙房,他是個很風趣的人,那個我幼時聽慣了嘲諷戲謔的人。不久,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甲板上,他需要聽眾聽他説故事。遇到了幾位熟人,開始説起故事來,很快的聚攏了 一大堆人,圃在他身邊,毋須作出奇怪的表情,只消眨眨眼,笑話就脱口而出。 加演的戲碼他很多,但我經常聽就覺得没意思了 。他受不了正經八百的長篇大論,但在艙房裡,他認為有必要給我這個剛上大學的姪兒一些人生的建議。這比他的笑話還要無聊,我愈是那些笑聲與掌聲都是針對他,他的就愈讓人生氣。 他根本不曉得我心裡在想什麽,他的其實可以説給任何一位姪兒聽。化學的用處我 膩了 ,每一位比我年長的親戚都説一樣的話,大家望我為開拓這片他們很陌生的 疆土 ,讀完商學院之後,他們就没有繼續求學,現在他們逐漸明白,除了充分掌握的買賫技巧之外,某些特殊的學問也不可或缺,但他們卻毫無概念。於是,我理所當然要成為家族中的化學專家,憑藉我的專業知識拓展他們的搬家公司事業。這是我們在艙房臨睡前不變的話題,直右晚禱,即使它很短,像我小時候他捉弄我,但都令我失望的祈福一樣。我很認真,每次他唸完美麗的話語.,「我為你近根」後,我滿心期待置於他張開的之下,十分渴望 ,我早就不需要了 ,在祖父遭遇不幸,父親猝逝後,已經變了樣了 ,現在他心裡想的是.,我應該為家人帶來幸福,用我新穎、摩登的「歐洲」知識,增進他們的福祉。但他不久就換了題目,因為在我們真正睡著之前,還可以説上兩三個笑話,第二天一大早,他的聽眾就把他召喚到甲板上了 。 船上客滿,數不清的乘客或坐或躺在甲板上,從一堆人中擠出去,聽他們在聊些什麼, 是一大樂趣。其暑假回家的利亞大學生,場上的人,剛在「歐洲」了他們的囊知識,其害一位的鬍子又密又黑,太妙了 ,他是把我接生到這世上的醫師,來自魯斯特舒克的梅納荷莫夫,我們的家庭露,我們經常提到台胞證,大家都喜歡他,最後一次看到他時,我還不滿六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