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test Posts

異國情調

我們從安大略機場搭美國航空公司班機,先飛三個多小時,然後在達拉斯轉機,再飛一個多小時,才到達聖安東尼國際機場。到機場後,我們乘計程車前往旅館,機場距市區大約只有一 一十分鐘車程,並不遠。計程車司機很有禮貌,詢問我們從那裡來,是不是第一,.次來,還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本市有那些値得一看的地方。車抵市區後,我們發現各大觀光旅館距離都很近,都圍繞著稱爲的河邊觀光區而建。這太好了 ,我本來還擔心,如果我開會的旅館和太太搬家公司開旅館,距離太遠的話,會很不方便。 因爲,電話簿出版協會開會的地方,旅館需自己付錢,而太太開會的地方,旅館費是她公司出的,我決定住在太太的旅館,開會時,再歩行到開年會的會場。這樣,我可以省下一筆爲數可觀的旅館費用。我們是提早一天趕到聖安東尼的,年會的活動第一 一天才開始,因此,第一天晚上,我們是自由活動。我們抵旅館時,已是傍晚時分(這裡和洛杉磯的夏令時間有二小時的時差),而我們住的旅館,就在旁邊。我們決定立刻換上輕便的服裝,到河邊行人道走走,順道用晚餐。 所謂的,中文直譯應爲「河邊道」,或「河邊行人道」。但是,這個所謂的「河」,嚴格說來,只能算是很小很小的河,其實,應該說是排水溝。聽說,當年聖安東尼市政府,本來計劃把這些排水溝加蓋,建成地下排水溝,但不知那位天才提出了異想天開的建議,要把這些排水溝美化、綠化,並建造成觀光區。市政府接受了這個建議,而成爲目前全美獨一無一 一的排水溝観光區。這個現在是全美聞名,老美大多知道。從旅館裡,有直接通往河邊行人道的專用電梯,一走出旅館,就被眼前所見的景象迷住了。只見沿著小河邊,兩旁熱鬧非凡,遊客熙來攘往。河岸上,地攤一個接一個,有賣手工藝品的,有賣衣服飾品的,有賣珠寶的,有賣日常用品的,有賣紀念品的,應有盡有,每個攤位都點著盞盞小燈煞是好看。行人道旁,則是餐館、商店、咖啡廳、小酒吧、書店、手工藝品店什麼搬家公司都有。彈奏音樂的墨西哥樂人,忘情地彈唱著熱情的拉丁音樂,使整個河邊行人道,充滿了墨西哥式的異國情調。

聖安東尼之夜

我們在裡面逛了半天,但就是買不下東西。爲什麼呢?東西太貴了 ,比起美國來,簡直貴得離譜。打個比方來說,一雙「百利」的皮鞋,在美國一百美金可以買到的話,在這裡也標示一百元,但卻是用英耪來算的,而一英鎊約爲一 一美元(目前英鎊又泛値了 ,已經換不到 一美元了),換句話說,同樣廠牌同樣款式的皮鞋,在這裡要實 一百美元,而且還要另外付十七冗的室內設計鎞售稅,簡直不可思議。雖然外國遊客,可以辦理退稅,但還是貴得太離譜了。 不但購物如此,連吃客漢堡,在美國的話,一客漢堡1 一 、三美元,在英國則需一 一、三英鎊,又是貴一倍,因此,拿美金來此換英鎊,生活品質至少得切掉一半。東西這麼貴,眞不曉得英國人是怎麼過日子的。大概就是因爲日子艱困,據說,英國的年青人,能去國外的,也都儘量設法移居國外,因此造成英國人年齢嚴重老化,勞動力嚴重缺乏的問題,而引進外國勞工,則又製造出許多種族衝突、種族仇恨的糾紛來。我和太太,甚至她的一些老美同事,在遊畢英國後,大家都有同樣的感想,就是,很慶幸自己能夠住在美國,因爲,美國雖然經濟也不景氣,但物價很便宜,有些東西甚至比經濟景氣時,還要便宜。這都是拜美國提倡自由經濟體系之賜,美國不採用高關稅的方式來限制進口貨品,而是讓市場供需去自行調節貨價,因此,全世界的好東西都競相要實到美國,一有競爭,就要比價錢,一比價錢,就愈比愈便宜,讓消費者得到好處。英國因爲國家窮,需要靠高關稅的收入,來維持政府及社會福利方面的開支,結果只有忍受高物價的剝削了 。這也是一個蛋生雞、雞生蛋難解的問題。 英國嘛,去玩玩可以,,去那邊住的話,還是算了吧!作者(右)陪太太(左)到倫敦參加太太公司的全球「總 裁會議」時,與太太合影於著名的偷敦橋前。這是作者第 二次到倫敦旅行,但卻是首次與太太同往。位於倫敦西北方75英哩的史特拉福全稱是「阿旺河上的史特拉福」,是英國大文豪莎翁的出 生地。圈為莎士比亞的故居,環境侵雅,充滿文學氣息。聖安東尼是美國德州僅次於休士頓、達拉斯、奧斯汀的第四大城,也是德州南部的一個文化古城。但是在華人社區中的知名度卻不高,很少人知道它位在那裡,怎麼去?我這一趟的聖安東尼之行,是因爲全美「電話簿出版協會」在這裡召開第六屆年會,我代表「華商年鑑」電話簿前來參加,否則,我大概也不會無緣無故從加州老遠跑到這個城市來。很巧的是,電話簿出版協會開年會的那幾天,我太太的搬家公司,也在聖安東尼召開公司的主管級會議,雖然住的旅館不同,卻在同一城市舉行,使我們倆可以同行前往。從洛杉磯前往聖安東尼,沒有直飛的班機,必須在休士頓或達拉斯轉機。

主人的領地

進入城堡,四周城牆圍繞著中間空曠的大庭院,只有馬路圍繞著一片大草坪的那種庭院,沒有任何其他建築物,全部的建築物都跟四周的城牆連在一起。我們參觀了城堡主人的宴客大廳、會議廳、書房、臥房、餐廳、以及牢房,是囚禁犯人或敵人的地方,還有刑囚房,擺著各種很不人道的刑具。這座城堡原來屬於一位英國伯爵所有,但其後代不爭氣,因爲付不出爲數龐大的遺產稅,不得不把古堡出售。買下這座城堡的,是一位美國室內設計商人,他買下之後,動腦筋把古堡商業化,成爲觀光區,不但接受遊客入內參觀,也接受想體會古堡生活的人,在此居住過夜,並由裝扮成中古世紀模樣的僕人來服侍遊客,據說生意還不錯呢!這眞是所謂風水輪流轉。想當年,從英國跑到新大陸—美國去的人,都是一些不堪英國皇親國戚等大、小地主所逼害的農民,幾百年後,這些地主、皇族的地位沒落了 ,而可能是當年那些貧苦農民的後代,卻反而變成了大商人、大企業家,反過來把城堡給買走了 。 這座城堡的規模當然無法跟英國女皇的溫莎古堡相比,但卻保持得很好,讓參觀的人,都能很容易想像彷彿自己就是這座城堡的主人。城堡後方,有一處很漂亮的後院,種植一大片果樹。從城堡的高塔下望,有一排很整齊的英國農莊建築,沿著小溪和馬路而建,小溪過去,有劃分成一長方塊一長方塊的農田,很整齊,很好看。從城堡舉目所及的土地,可能都是當年這座城堡主人的領地,而那些佃農就圍繞著主人的城堡而居,這也是英國封建社會的標準模式。古時候這種有人辛勤耕耘,有人生下來就坐享其成的社會經濟制度,的確是很不公平的。哈羅士百貨公司這座古老的百貨公司,已有一百餘年的歷史,是現代百貨公司的鼻祖。光從哈羅士百貨公司建築的外表,就可以看出其搶桑的歲月。這一家百貨公司是非常古老,但其作設計生意的方式卻是最新穎的。屬於百貨公司自己的巴士 , 一早就到旅館來接我們,把我們載至百貨公司四樓餐廳,先請我們吃一頓大陸式的早餐,還送每人一隻售價九英鎊的玩具熊。吃了人家的又拿人家的,好意思不在百貨司裡買一點東西嗎?這家百貨公司眞的很大,佔據整整四條街口 ,百貨公司的四個方向都臨大馬路,有五、六層樓高,內部大的像迷宮一樣。外表雖然古老,裡面卻非常現代化,裝潢擺飾都別出心裁,充滿創意。

易守難攻

莎士比亞的作品之所以能流傳千古,是因爲他筆下的人物,都能活生生地表現出人性的多樣和多變,這些描寫各行各業各階層的人物,超越了時空,而成爲活生生的個人,和眞實生活的個人一樣,爲生活而奮鬥掙扎。由於莎士比亞的盛名之故,史特拉福已經成爲英國重要的一處網頁設計資源,從外國湧來的觀光客,和從英國各地前來的本國遊客,使得史特拉福一年到頭都熱鬧得很。現在,莎士比亞故居四周,可能已經不是當年莎士比亞居住時的優雅模樣了 ,被好幾條街的商店、藝品店、百貨店、服飾店、書店和餐廳所圍繞,甚至也有「麥當勞」漢堡店昵!遊客中,除了像我們這種當天往返的造訪者外,有些遊客爲了沐浴在莎士比亞的文學氣氛裡,也有來此住上一 一、三個月,甚至是半年、一年的。 史特拉福有許多專供這類遊客長期居住的公寓可供租用,據說還很熱門,環境優雅一點的,比較靠近莎士比亞故居的,或在阿旺河兩旁的,都得好幾年前事先預約才租得到。在莎士比亞故居旁,建有莎士比亞博物館,裡面陳列著莎翁劇中人物,唯妙唯肖,活生生的樣子。博物館裡也販賣莎士比亞的著作、劇照和紀念品。穿過博物館,就是被列爲英國國寶古蹟的莎士比亞故居,是一 一層半樓高英國鄕村式建築。所謂二層半,是因爲三樓屬閣樓性質,樓層的高度不高,不知道是因爲古時候的英國人較矮小,還是那時候的建築技術不高。屋內陳列著莎士比亞用過的家具、桌、椅、床、櫥櫃等,儘量保持十六世^原樣,有些桌子上和臥房的玻璃上,還留著莎翁的字跡,大概是靈感來時,隨意寫上去的,以免靈感跑掉忘記了 。莎翁故居的一邊,面對著小花園,是個很雅緻的英國式花園;另一邊則臨街,出門就是大馬路。 由於時間所限,我們未能多做停留,無法仔細體會莎翁創作時的靈感泉源,也無法深入了解這位偉大作家的一切。我跟太太說,希望以後我們退休後,能有機會來此住上一 一、三個月,看看能否沾染一點莎翁的文豪靈氣,也來創作一部偉大的網站設計作品。威域古堡這是另外一處英國式的中古城堡,距離莎士比亞的故鄕史特拉福不遠,和溫莎古堡一樣,也是建築在一處小山崗上,地形險要,古時候一定是易守難攻的,城堡的四周有護城河圍繞著我們來到威域古堡參觀的時候,已近傍晚時分,四周的農村鄕野,正沐浴在夕陽的餘暉裡,有一種寧靜、安詳的氣氛,一切是那麼地平和、自在,彷彿就像處身在中古時代一般。

農村地帶

一九九二年當選美國總統的比爾,柯林頓就曾經在牛津大學唸過一 一年。我們到牛津的時候,正逢美國大選如火如荼地進行最後衝剌階段,柯林頓州長和布希總統,在民意調查中正難分高下。可能是因爲柯林頓是牛津大學校友之故,當地的關鍵字行銷報紙,都一面倒向柯林頓,並預測柯林頓一定會順利登上總統寶座。有些報紙,甚至已經稱呼柯林頓爲「柯林頓總統」了 。後來選舉結果,證明了英國佬確實有先見之明。牛津大學的建校,可遠溯到十一 一世紀,已經有八百多年歷史,是很古老了 ,因此,其校舍建築,每一幢看起來都像是博物館,歲月就寫在建築物的外表上,跟人一樣。 牛津大學是採學院制的,共由三十五個學院和五個宗敎團體設立的私立學堂組成。學生選擇了學院後,生活、起居、上學都在學院內。他們重視的不但是學生課業的要求,也重視學生的思想和人格養成,因此,學院是採取師徒制的方式,每位學生都有一位導師督導其課業及監督生活上的任何問題。每個學院自行招收自己的學生,有些學院只招收男生。牛津大學在十九世紀才設立招收女生的學院,並於一九一 一〇年起,才頒發學位給女生。牛津大學有一萬一 一千多名學生,牛津城則有人口十一餘萬,是個典型的大學城,市區裡的商店街就圍繞著大學而建,也是古色古香的風味,是一處非常優雅的古城。莎士比亞的故鄉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的故鄕,其全稱的中文譯名,應爲「阿旺河上的史特拉福」,太長了, 一般都簡稱「史特拉福」。阿旺河是流經史特拉福的一條小河,河岸兩旁的景色就是典型的英國鄕野景緻,雨水充足,物產豐饒,到處綠油油的。 史特拉福位於倫敦西北方七十五英哩〔一百二十公里),我們從牛津前往史特拉福,沿途所經過的地方,是全英格蘭最美麗的農村地帶,被稱爲是英格蘭的心臓。只見鄕間道路順著丘陵地形上下起伏,兩旁盡是金黃色的麥田,綠樹環繞的農莊,小溪縱橫的田野,牛羊成群的牧場,間雜著大片的樹林,眞是美極了 。莎士比亞生於一五六四年,卒於一六一六年,可算是跨世紀的人物,他一生中創作了三十七部知名的seo劇本,一 一首敘事詩,百餘首十四行詩和一首短詩,使他在世界文壇上,成爲最偉大的劇作家,也是被公認爲最傑出的英語詩人,唸文學的,沒有人能不讀其作品,晗英國文學的人,更奉其作品爲經典。其劇作中,較著名者有,,羅密歐與茱麗葉、仲夏夜之夢、威尼斯商人、奧賽羅、李耳王^等。

溫莎古堡

撿拾了一張遊行群眾丟棄的傳單,才知道原來是礦工在抗議英國首相梅傑宣佈要關閉數處煤礦的決定。因梅傑是宴會廳之子,所以,示威者罵他是叛徒、不孝子、狗養的,甚至還有更難聽的。個國家,其人民如果動不動就抗爭、示威,只曉得爭取私利,而罔顧國家利益和社會公益,則這個國家,要不沒落也難。 因爲沒有看到御林軍的換衛兵儀式,隔了二天,趁太太參加開會,我又一個人到白金漢宮前,觀賞了 一場免費的表演。不曉得以後他們連看換衛兵的表演,是不是也要收費呢?溫莎古堡位於倫敦郊區,從倫敦前往約一小時車程,也是英國女皇的別宫和度假的地方。伊利莎白女皇小時候就是在此度過的,聽說她很喜歡到溫莎堡來住。溫莎古堡是非常典型的英國式城堡,圍牆和建築物都是用砌雕成四方形的石塊建成,有一種厚實堅固的質感,由四週高高的圍牆,圍繞著建築在高崗小丘上的碉堡和宮殿。溫莎古堡佔地不小,城堡內除了皇室居住的宫殿外,還有敎堂,御林軍駐紫的軍營區,以及操練兵馬的大操場。 開放供遊客參觀的地方,只有一小部份,包括英國女皇宴客的大廳,幾間歷代君王,的寢宮和起居室外,皇家圖書館、英皇收藏名畫與古董的典藏室、和皇家御用敎堂都未開放參觀。倒是古堡內,販賣紀念品、畫冊、風景明信片的地方有好幾處,看來,英國皇室是蠻會做生意的。從古堡向外望,四週的英國田園風景,本來應該是很漂亮的,這一天不巧下著雨,煙霧朦朧的,視線受到限制,只感受到英國多雨多霧的凄涼情境,而看不到美麗的鄕野風光。我們從英國返美後一週左右,就聽說溫莎古堡慘遭回祿之災,燒燬了不少名畫和日式料理珍藏。英國皇室眞的是禍不單行,災禍接一連三地發生,令人心生同情。牛津是一座大學城,也就是牛津大學所在地,位在倫敦西北方五十英哩(八十公里),從倫敦前往,約一個多小時車程。牛津大學是英國二所最古老、最著名的大學之一 ,與劍橋大學齊名。

日不落國

由於捷徑被封鎖,我們只能繞道才能進入格林公園。一進格林公園,只見濃蔭遮天的大樹,密佈在公園各處,彷彿進入了 一片大森林,因是深秋時節,這些巨樹的葉子不是泛黃,就是透紅,地上則盡是落葉。穿過樹林歩行一陣後,有一大片略呈枯黃的草坪呈現眼前,小路沿著草坪與樹林之間向前延伸,然後沒入另一叢樹林裡。這是非常典型的英國公園,佔地廣大,除了樹木與草皮外,不沾染任何人工的雕馨。 我們沿小路往前走,再穿過樹林,到了公園另一頭,公園外,就是白金漢宮前的公司設立廣場。廣場中間,有一座大雕塑,只見一群天使塑像,護衛著坐著的維多利亞女皇的大雕像。只有中間尖頂上頭站立的天使雕像是金色的,其餘則是大理石的原色。基座的四周,還有牽著獅子的勇士和其他的雕塑,則是銅塑的。這整座雕像,栩榻如生,氣勢磅磚,它象徵著英國曾經輝煌過,尤其是維多利亞女皇時代,曾經不可一世,獨霸全球,號稱日不落國。廣場雕像的正背後,就是白金漢宮的正門口 。由大理石建成的白金漢宮,正殿一字排開面對著廣場,在面呈微慍狀的維多利亞女皇雕像背後,默默地站立著,顯得有點兒蒼白。這幅景象,正好是國勢日益衰弱的大英帝國最佳的寫照。 現在,英國不但國力日衰,外交上的影響力大不如前,內政上也面臨百孔千瘡的窘境,經濟方面更是欲振乏力。而英國皇室則屋漏偏逢連夜雨,不但皇室成員的醜聞一再曝光,儲君查理王子的婚姻搖搖欲墜,英國國會也在開始討論,打算取消皇室免繳所得稅的優惠特權,也想把每年補貼皇室生活的鉅額經費預算大筆勾消。更有甚者,有人建議乾脆取消君主立憲的英國帝制,改爲像美國一樣的共和國。看來英國皇室的處境危艱,愈來是愈不好過了 。果不其然,我們回到美國後不久,就聽說,白金漢宮果然也開放讓遊客入內參觀了 ,就像美國的白宮一樣。唯一的不同是,參觀辦公椅是免費的,但參觀白金漢宮,則需付費若干英鎊,用來補貼整修白金漢宮。英國皇室沒落至此,不禁令人唏噓,也難怪坐在白金漢宮前的維多利亞女皇,要面帶慍色了 ,眞是子孫不肖也!既然來到了白金漢宮前,少不得要拍照留念。我跟太太相互拍照後,就趕往格林公園另一端,也即示威隊伍剛才前進的方向,想一探究竟。等一走近,才發現遊行已經結束了 。

倫敦隨想

卻是百萬富豪的天堂之島。這一回能夠來到倫敦,也是因爲陪太太來參加她公司的全球「總裁會議」,才得以成行的。這應該算是夫以「妻」爲貴吧!下面是我這一趟倫敦之行,所見所思的一點心得感想。在時間上,我們雖然只停留了短短的一星期,但英國是一個古老的國家,所能看的、可以看的地方很多,我們除了開會的一 一天以外,都儘可能地到處走、到處看。因爲看得太多、太雜了 ,因而我只想把下面幾處網路行銷重點寫下來,它們是:白金漢宫、溫莎古堡、牛津和牛津大學、莎士比亞的故鄕、威域古堡和歷史悠久的哈羅士百貨公司。 白金漢宮是英國女皇伊利莎白一 一世居住和接見文武百官的處所,也是觀光遊客到倫敦,必定會到此一遊的地方。所謂到此一遊,並不是說遊客可以進入白金漢宮看一看,或瀏覽一番,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參觀白宮一樣。而是只能在白金漢宮大門口外,以白儀式,則更値得多浪費一些底片,或錄個影什麼的。御林軍的交班儀式,每隔四十八小時舉行一次,也即每隔一天的上午十時舉行,前後大約三十分鐘。因前往觀看的遊客甚多,如果想佔個好位置的話,則必須提早半個小時,甚至一個小時前往,否則就只有看別人後腦勺的份了 。我去了白金漢宮前的廣場兩次。第一次是在抵達倫敦的當天下午。當勞斯萊斯把太太跟我送抵旅館時,前來歡迎我們的,不是什麼樂隊或儀隊,而是一大堆舉行示威抗議的人群。只見一排穿著黑色天絨尼製服,頭戴英式警帽的英國警察,一字排開,把向前緩慢移動的示威隊伍隔開,讓群眾無法進入示威隊伍,也讓示威人群無法隨便脫隊。警車、鎭暴車也停在一旁待命,我們不曉得發生什麼事,趕緊把行李送進房間後,才出來一探究竟。 我們住的旅館,距白金漢宮很近,中間隔著格林公園。距著名的海德公園也不遠,只隔一 一、三條街口 。示威隊伍就從海德公園出發,歩行至白金漢宮才結束。我和太太決定去觀摩一下英國人的示威抗議活動,也探究一下他們到底在抗議些什麼?因示威隊伍被警察隔離,我們無法靠近,只好穿過格林公園,前往白金漢宮前面的廣場,說不定示威群眾會在那裡喊口號或舉白布條什麼的,我們就可以知道到底爲公司登記而示威了 。

矚目的盛會

學家集圑,這些是維也納如假包換的知識分子,住在這個走下坡的城市裡最優秀也最健康一群人。聽眾對最細微的暗示一點就通,我將會大吃一驚,一個句子尚未結束,整個大廳已為之瘋狂。演講人把他的巴里島聽眾訓練得很好,隨心所欲,别忘了這可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哪,幾乎都以學術研究為業,至少在大學教書。她還没看過呆子坐在那兒,你不妨費勁兒的找,白費工夫而已演講出現高潮時,審讀聽眾臉上的表情是她的一大娛樂,其實她並不希望錯過這次演講,但寧可讓所有的事都在音樂廳裡進行,不能,一點兒都不能錯過。偌大的音樂廳裡他的聲音雖然宏亮仍然不免漏麼,而她急切的要聽到每一個字,一個字也不想讓它溜掉,因此這次她並不想把票讓給我,出席這第三百場演講會,主要是向他,想去聽的人太多了 ,所以她下不了決心。 爵道阿斯里爾家過得並雖然他們絶口不提,但他們認為直更為重要,堅持邀請我參加,唯有如此,阿斯里爾太太才願意放棄這個各方矚目的盛會。 那天晚上另有一個重要目的,他們我,但讓我猜到了 ,當漢斯與我在大廳後方找到 我們的座位時,我悄悄的観察四周的聽眾。漢斯也和我一樣暗中観察,我們互相掩護,找的是同一個人。我忘了那位的小姐總是 一排,雖然我從未看過她的海外婚紗麽的, 卻希望她突然出現在我們這一排。没看到這位小姐實在不可思議,别人口中的她是這樣的:她會背的最長的一首英文簪疋愛倫的〈烏鴉〉,她看起來逢一隻變成西 班牙人的烏鴉。為了要凸顯我的坐立不安,己也牵籙起來,他的眼的向前望去, 審視大廳前方的人口 ,忽然站了起來,但不再趾高氣昂,反而顯得靦腆,他説-,「就是她,剛剛進來。」「哪裡?」我説,但没問他説的是誰。「第一排,最左邊,我就知道在第一隔著一段距離,看得不很靈,烏黑的見了 ,我滿意了 。我嘸下打好腹稿的 諷剌,留著待會兒再派上用場。不多久,卡爾,克勞斯駕到,掌聲如雷,我没聽過如此熱烈的掌聲,音樂會上不曾體驗過。我的眼睛還不太習慣他,不太專心,他稍微遲疑了 一下,站著,五官有點兒不正。當他站定開始室內設計時,那種不尋常振動,像烏鴉放慢速度的嗓音便襲捲了我,這個印象瞬間又消失了 ,因為聲音迅疾改變,並且不斷的變化,我們都很驚訝它居然法變化萬千。這個聲音出現之前的那股 ,讓人想起音樂會,但聽眾的期待完全不同,打從一開始以及活動之中,這沉寂直右狂風暴雨。

如饑似渴的笑聲

第一個重點,其實那只是一個暗示,但全場先笑了起來,我嚇了 一大跳、開懷、滿足又可怕的笑聲,什麽都還没説,笑聲卻已四起,就箅説出了團體服來,我也弄不懂,因為那與當地有關連,不僅涉及維也纳,而是卡爾,克勞斯與他的聽眾之間的一種親密,何況是聽眾翹首的親密感。那笑聲不是個别的,而是大驚一致,我看到左一張被大笑扭曲的臉,然而我不明白什麽讓他奠,我後面也有一樣的笑聲,每一個地方都有人哈哈大笑,這時我才注意到漢斯就坐在我旁邊,而他也以同樣的方式捧腹大笑。每次都有一大堆人如饑似渴的笑聲,不久我會意過來,這些人是來用餐的,並非在為卡爾,克勞斯慶祝。 我不知道經過這個晚上,我有没有資格説見識過他了 ,後來我聽過的幾百場演講都比這 一場好得多,也許當時我不明白,聽眾需要我,所以我感到害怕。我看不清他本人,一張顯得年輕的臉,一張靈活非常、無處可安定下來的臉,懇切又陌生,彷彿一張動物的臉,但是一個新奇、不一樣的動物,没有人認得的動物。這的氣氛因那個seo聲音而起,我頗為驚惶失措,大賽闊,但那聲音中藴藏了震動,整個大廳都接收得到。椅子和人在這場震動中都向下塌陷,要是椅子彎了起來的話,我不會覺得奇怪。座無虚席的大廳完全受到這個聲音的宰制,即便它一時無聲也餘音,只有傳説中狂野的軍隊差堪比擬。我們想像一隊狂野的軍人安頓在一個大廳裡,被帶領他們到此的人禁閉了起來,強迫他們靜坐,本能卻一再使他們忍不住騷動起來。這個畫面還不夠逼真,但我想不出别的了 ,只好不再真實的卡爾,克勞斯是什麽樣子。 中場休息時我離開了大廳,漢斯介紹那位小姐與我認識,她是整場騒動的污點證人,我 康辭其咎。她十分安靜沉著,似乎塞第一排比較奮忍耐。她霊來很稀有,一個養, 維也納絶無僅有的一個人,看到她你會聯想到波斯珍玩。她高高挑起的眉毛,又長又黑的睫毛,以優雅復緩慢的aluminum casting方式牽動,這讓我感到尷尬,我不看她的眼睛,只看睫毛,她的小嘴真讓我驚奇。